梁逸轩_TOC

藏麦源除去源攻外都喜欢♡
DC家主BD
LOL慎劫本命,慎烬劫不吃慎受/
DW刀马×

我爱半藏。
一个半藏迷妹
吃藏麦麦藏藏源 藏R 麦源 R源 共产
大多数时间沉迷藏源

去剪了少主的头发,事实证明不打理怎么变成游戏里那样!这个每次都要用发胶的男人38岁去剪个头发有什么稀奇的[喂]假装是一个没打理头发的少主抱着弟弟团子。真的没有又吃藏源出雀雀的coser吗××

守望先锋全员拟狗的话…源氏是柴犬[经常卡奇怪的地方,和卡狗称号相配×]麦克雷一定是柯基bu或者是纽芬兰犬[似乎叫这个],棕色长毛大只的那种,莫里森是金毛,莱耶斯可能是比特犬吧,丽娜是西部高地白梗或者骑士查理王小猎犬,黑影是,是,是什么不是很了解,感觉像是猫咪。法拉是法老王猎犬。

半藏是秋田犬,美是西施犬[???]黑百合是阿富汗猎犬,堡垒是机械狗K-9[××Doctor Who梗×]托比昂是茶杯犬bu,狂鼠是泰迪[原谅我,我觉得泰迪挺疯狂的]

莱因哈特是大丹狗,虽然我也很喜欢可蒙犬××毛妹是高加索犬,猪是…斗牛或者恶霸犬,哈娜是约克夏!温斯顿就是猩猩,别人就是猩猩啦!!

天使是苏牧,安娜也是法老王猎犬,卢西奥是雪纳瑞[咳],师傅也是机械犬!秩序之光………她一定是猫咪!!!

狼化藏×游牧民[BE]




[清水攻受不明显私心藏源,第一次LOFTER不知道如何不带图]






  半藏离开了狼群很长一段时间。


  就算它是一只有灵性的狼,他甚至叫了自己半藏来和其他狼区分——他觉得自己病了…这也是事实。他作为狼王,带领着狼群统治了这块土地许多年,他应当老去且患上疾病。


  犬系生物都会这样,为了不会拖垮他的族人,它们会自动离开,找到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疗伤,倘若没有痊愈那就安安静静地死去。


  这也是一种有尊严的死法。


  孤独的狼王 一瘸一拐地走向他记得的一处洞穴。并不是他的腿上有伤,而是他断食两日,就算身上还不是皮包骨,但消耗自己是提供不了一头狼的日常所需的。


 


  源氏是这块地方游牧民的后代,他头上裹着的纱巾就能看出出身不凡,但头巾下落魄的模样与之相对。


  他的部落遭到狼群的袭击了,鬼才知道他怎么逃出来的。这片地方的狼一直以来都非常“友好”,从来不贸然靠近村庄。


  他见到的最后一个村里人,一个老人说,那是掌管狼群多年的王走了,狼群没有角逐出新的王,组织不起围猎,也分配不好食物,就来攻击村庄。


  源氏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只是一路跌跌撞撞;他背后的剑已经在逃出生天时候丢掉了,只有手边的一柄匕首。那时他很想回去拣却被同行的长者一把拉住,向后推去。那位长者被窥视很久的饿狼扑食,临死前对源氏吼了一声,快跑……


  他想到这里自暴自弃一般扯下头上的蓝色头巾,露出那之下脏乱还带着些泥泞痕迹的黑发,却不将那条能够微微维持他体温的东西扔掉。


  他去一边的小溪取了些水喝,拿了些水扑了扑脸和一边的头发。他想就地休憩一会儿,却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山洞。


 


——————————


 半藏实际上老远就嗅到了人类的味道,但以他对人类的想法,他们不会闯入一个不知道是否安全的洞里,也就继续盘着身体休憩。


  而源氏这里,确是握着那柄短刃,以尽可能轻的脚步走入洞穴。


  当然,就算他再怎么忍,长时间的疲劳和由于环境神经被刺激得紧绷,他的呼吸速率和心率都在上升,半藏甚至能闻到青年的汗味。


  狼王最后的尊严是不准许被人打扰的。


  半藏直起了身子,微微歪头以便能够用耳朵收纳但更多的信息。


 


  经验丰富的猎手在确认了人类的位置之后才跳出去朝着源氏扑咬过去,他觉得一定能够消灭入侵者之际却被一件锋利物划开前肢的皮肤,狼怒号着收回了爪子向后退了几步,烦躁地绕着源氏转圈圈。


  而源氏近乎是差点毙命了,他庆幸将头巾挂在肩膀上,否则现在他可不是肩部有几条血痕那么简单。


  他是游牧民的后代,并且人类在危险环境下的潜能是无限的;他近乎是能够推断出这是头狼,并且在黑暗中,借助狼的味道推断狼的位置。


  


  几乎是狼走一步,源氏反着走一步,他们就这么胶着着到了有些许光线的地方。


  他们都很累了,也非常饿。


  何况半藏又病又老,它也没办法在漆黑的环境中保证自己的判断不失误;作为一头狼他已经不要求食物或者是什么了,他只希望这些会将动物圈养的奇怪的生物别打扰他的长眠。


  而源氏也只希望自己活下来,如果狼真的就这么放自己走了…谢天谢地的是留下了一条命,伤口什么的就随他去吧,他只希望能够活下去。


  


  他们都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了自己的理由了。


 


  借助微弱的光线,源氏能发现面前那头狼衰老的神色——说得不好听些,他见过村子里的老狗,也是这种样子。但面前这头狼明显比狗威风不少,爪子上有源氏的血,前臂上还有不少它自己的。


  源氏看到这里有些不满地努了努嘴,将手中的短刃抓得更紧了。


  狼也发现那是个落魄的青年,他有点想放过他,并且那副眼神中恐惧已经被压抑在了勇敢之下。


  那一定是个有骨气的流浪者,如果他做的事情不出格,那就放他走吧。


  半藏心想。


——————


  导火索是什么,一狼一人已经记不得了。半藏看到他拿下肩膀上的布条扔在地上,他以为是狡猾的人类的陷阱,便怒不可遏地扑了上去;


  而源氏只是想把带着血的东西给这头狼,希望他就别再跟着自己了。


  噢…愚蠢的决定。


  源氏心想。


  他不该想着这头年老的狼和其他野兽有什么区别。


  


  他们扭打在一起,源氏一直用短刃阻止着狼,而狼一直在躲避利刃而咬断人类的喉咙。


  他们僵持了许久,却在一刹那,源氏的刀尖能够刺穿狼的喉咙,那一刹那,他看到了半藏充满灵性的竖瞳而犹豫了,致使在下一轮的翻滚中,他的脑袋磕到了石头而晕了过去。


 


  半藏见到人类不动便停下了,狼同样狡猾,他并不直接去碰人类,而是先把那短刃推一边去;这个举动结束后,他才用鼻子拱拱源氏


  ——他还活着。


  狼王有些不知所措,或许是年迈的缘故,他一点都不想再夺取,这个眸间就透露出失去一切的青年的性命。


  化去那份兽性,他睿智而仁慈,但因为身上的刀伤和岁月给他留下的无法再带着源氏走动。


   他只由得再源氏旁边睡下,巨大的身体将源氏略微冰冷的身体包裹住,与青年一同陷入沉睡。


————————


  源氏再度恢复意识是因为温暖——他以为到达太阳神的身边了,但一边属于狼的喘息声却将他拉了回来。


  他猛的睁开眼,看到自己在巨狼的怀抱中,并且这头狼还没有醒…不不,他应该想自己居然还没去见太阳神。


  该死的是,他自己全身酸痛不能动弹。源氏心想。狼给他的伤口虽然不致命,但确实让人疼痛。借着最后一点阳光,他能看清这只白狼的样貌,它身上奇怪的金色纹印。


  源氏经不住出声,这匹狼肯定已经活到一定岁数,总之肯定比自己大一些,可能就是老人嘴里说的狼王;而青年的举动只是让狼抖了抖耳朵,睁开眼睛盯着源氏看,却没有动弹。


  半藏很累了,何况既然第一次没有杀掉人类,那这次他更是懒得动手。


  源氏也盯着半藏,他觉得就像是跟一个大哥哥在对视一样…丝毫没有先前的凶残和致命。


  这次,青年决定躺会狼温暖的怀抱里,将额头埋在狼的颈部,那个温暖的地方,随后继续沉睡。


————————


  那晚上他们都丢失了本来唯一拥有的东西,却又抱着对方的温暖,去了该去的地方。